初到卡昂那天,天下青翠小雨,之后雨过天骤青。晚上房间停电,眼前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村里的一切灯火与生灵,似乎都安息了。只有远处寨子里的狗吠声此起彼伏,忽远忽近。
拖着疲乏的身子,一头砸进藏地的阳光里。走的时候,北京冷,成都热;回来的时候,藏区冷,北京热。一路上,从海拔59到4200,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一下子过了个齐活。2012年8月24日——8月25日,回程路线。卡昂,达卡乡,吉卡乡,壤塘,马尔康,米亚罗,理县,汶川,映秀,都江堰,成都。
到了第二天形势已经非常清楚了,两位医生肯定看不完所有的病人,必须残忍的劝走一部分病人,但是他们每个人都盼医生盼了不知道多少年,劝走谁都不对。到了下午,给医生吸的氧气袋开始告急,雪梅好像已经闻到危险的味道了。我听到她在电话里面吼:你们是要医生死在高原上吗?但是村民们通过堪布非常恳切的跟我们说,我们这里没有医生,我们看到医生上来太感激你们了,希望你们可以多留一阵……谁也无力去拒绝他们。
对于城里的孩子熟悉得再也不能熟悉的零食,扶贫学校孩子们却从未见过。快乐的表情洋溢在他们的脸上,剥开糖果包装纸的时候,他们在揣测这到底是什么味道呢?看到孩子们幸福快乐而知足的表情,是否我们的心也跟着快乐起来了?
  • 15条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