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.7K

想念上师 生命的皈依

 

 
初见上师
    作为一个虔诚的学佛人,我曾经无数次地向诸佛菩萨祈祷,让我早日找到生命中的上师。
    当我们的内心准备好时,上师不会错过一分一秒,在最适当的时候、最适当的场合,与我们会面。如佛菩萨之洞见,这种会面是我们在轮回中最圆满、最温馨的经历。而我们自己,对于这最珍贵的时光,有没有用心珍惜和体悟呢?
    2012年底,在我无数次向佛菩萨虔诚祈祷之后,我见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位上师:首先见到了索达吉上师,紧接着见到了唐巧上师。
    彼时于敬爱的唐巧上师,不仅是初次见面,而且上师的大名也仅仅在一个月之前,因资助上师收养的出家小师父而得悉。尽管当时为学校发心的扎西措师兄对我讲,您与上师一定很有缘分,而迟钝的我一心关注孩子们的状况,对此却一点没有在意。
    当日历经了一点点曲折,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之下,才得以面见上师。以此因缘,让迟钝的我有了一种感觉:与唐巧上师缘分或许真的不比寻常吧。
    面见上师——这生命中最珍贵的时光,在见到上师之前,愚钝的我,虽然心怀喜悦,却也只当平常时日。
    见到慈悲、寂静、调柔、庄严的上师。上师的言语如和风细雨,将我内心的疑问一一解答,我内心的分别念渐渐平息,漂浮的心渐渐宁静下来,变得恬和、安详。经过短短两个多小时的时光,我的心已经完全为上师的慈悲、庄严所摄受。于是,次日我成了上师的皈依弟子,连同我的妈妈和刚刚一周的宝宝。
 
  
上师的加持
    此后,尽管一切依旧如常,上师的加持却默默无声地,融于我的相续,融于我的周边。在我最需要的时候,上师会以各种形式显现于前,指引我走出逆境、走出彷徨,坚定不移地继续修行之路。    
    菩提学会,是我修行路上一个温暖的家。在小组里,我们闻思修行,互帮互助,如同自家的兄弟姐妹,而我是共修小组的组长,组织共修,为大家提供各种服务。老公曾有些不满地说我,对于师兄们的关爱有时甚于对他。当一切看似风平浪静,顺利圆满之时,佛菩萨的加持会适时而至,让你知道,法有多少真的融入了你的相续,你是否真的放下了自己。
    2013年4月至5月间,我同时面临了方方面面的考验——学会里遭遇违缘和打击;住在我家的妈妈接受一个大手术,术后卧床三个月;找工作,面对新工作;照顾一周多一点的宝宝……
    如果说其他方面还能承受,而我曾经如此信任和热爱的学会相关的打击,却将我彻底打入低谷,我伤心、失望、无助……虽然有着宁舍生命不舍佛和佛法的信念,但是修行的力量仍然不敌内心的脆弱,心情的低谷令我无法继续加行的功课。
 
  
上师是遍知的。
    虽然,我只见过唐巧上师一面;虽然,上师远在千里之外……在我如此无助、低落的时候,我向敬爱的唐巧上师祈祷:上师,帮帮我!
    在此期间,上师几次入梦:有时只似平日相处,有时示现神通神变……我知道,上师在慈悲地加持愚笨弟子,度过难关。
    在上师的加持之下,变化在默默无言之中发生。
   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我走出了低谷,修行也真的变得精进起来,在白天上班、晚上带孩子的情况下,闻思研讨、顶礼观修、发心、念佛持咒,无一落下,也因此组里有师兄给了我一个“不可思议”的评价。
    甚为珍贵的是,上师的加持,所谓的违缘、逆境给我带来的自我反省,我看到了以往看不到的自己身上的狭隘、自私、我爱执,自以为在无私付出,其实附加了条件,附加了傲慢……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了,什么是形式,什么是法融于心。此时,我是多么感恩上师三宝如此的加持,让我真正地在修行之路上更进一步!
    此后的日子,日益平静,我的心也一改往昔的浮躁、傲慢,愈发平和、低调,尽管每隔两三个月会有病痛光顾,我却经常处于喜悦、安和的心境之中。
    随着时间的推移,随着修行路上步步前行,我渐渐对于“一切都是上师的加持”,深有体悟。如大恩唐巧上师开示时所说:“我们没有福报见到佛,但是可以见到上师,通过上师接触到佛法,真正地闻到佛法的味道,依靠上师得到生生世世的利益。无论是大的开悟,还是行持一些小的善法,这一切都来自上师加持,是上师赐给我们的!永远都是这样!”
 
 
九年计划
    每一个真正的修行人,都渴望真正地走上解脱之路,我亦如是。
    记得2009年刚刚开始学佛,在小布达拉宫——松赞林寺,我虔诚地发了三个愿,第一个愿便是此生能够出离六道轮回。
    可是解脱的路,从来都不是那么容易找到。从研读经论,到打坐禅修,之后偶入善人道,我内心曾经充满困惑:到底如何才能解脱,到底如何才能成佛?
    进入菩提学会后,我知道,大圆满及其前行就是我要找的解脱之路,我是如此珍惜!
    可是,解脱路上,还是有各种沟沟坎坎、磕磕绊绊,如何才能够一一顺利走过?
    我是如此渴望,将修行的每一步路踏踏实实走好,一直顺利地走出轮回,然后可以帮助我的亲人们——轮回中的众生,永远地脱离痛苦,获得真正的安乐。
 
 
上师三宝,有求必应
    2014年春节伊始,经大恩上师慈悲观察,为使具缘弟子更好地珍惜此瑕满难得之珍宝人身,临终能够往生极乐世界,甚至即生获得解脱之果位,开始了九年修行规划,上师将牵着我们的手,护持着我们走出轮回,走向解脱。
    上师说:一个具德的上师,应该对他的弟子负责,对弟子们的成就负责。
    上师说:我想如果由上师带着弟子修行的话,会更安全一点,你们的修行会更好一点。如同一个3岁的小孩,独自去到悬崖边一些比较危险的地方,那是不安全的。但如果由母亲带着去就比较安全了。因为母亲非常爱自己的孩子,碰到危险时,母亲有能力排除。所以虽然孩子才三岁,也能够平平安安地到达目的地。
    上师啊,因为有了您,我们才能永远地脱离轮回苦海;因为有了您,我们才能获得永远的幸福与安乐……
 
 
再见上师之——消除业障
    和上师的会面是我们在轮回中最圆满、最温馨的经历,那么当我们希望见到我们敬爱的上师时,福报不足,业障深重,总是很难如愿。
    再次见到上师,已经是一年半之后。
    屡屡地祈祷后,终于有了面见上师的因缘。见到上师之前,因种种原因,为了能够见到上师,我毫不犹豫废掉了两张机票,价值两千元左右。我知道,为了见到上师,我需要消除业障,而以金钱的形式消除,相比其他,是何等轻松。
 
 
再见上师之——上师如慈父
    我们一行的车子从成都启程,开往卡昂。
    随着距离的缩短,我内心的不安逐渐增强……毕竟我只见过上师一面,毕竟我只是上师的一个“新”弟子……我开始担心、忧虑,心中如此亲切的上师,会不会突然陌生……我一路默默地祈祷上师:上师啊,弟子是如此害怕对您的疏离感,您一定要帮助我…… 
    经过一天半的时间,我们终于到达上师寺院。上师也是为了我们刚刚才马不停蹄地回到寺院。在闭关房里,我再次见到上师。上师坐在那里,慈悲、静静地微笑着。见到我,上师说“北京的扎西卓玛”……上师简单的言语如雨后春风,我内心的忐忑瞬间消失。给上师顶礼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我所害怕的疏离感,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溜走了。
    孩子们来拜见上师时,上师对我说:“扎西卓玛,把糖果给孩子们分一下,他们很喜欢吃的。”上师简单的吩咐,却让我感到无比的温暖,让我感觉自己一直都和上师在一起,从来没有疏离过。
    在上师身边的几天,我尽力做些自己能够做的简单小事来承侍上师,给上师盛饭、倒奶茶、洗碗、扫地,擦桌子……在做这些小事的过程中,我感觉自己似乎从来都是上师的弟子,而不是仅仅第二次见面。我就像上师的孩子一般,承侍在上师身边,对上师的每一个吩咐都异常欢喜地去做,仿佛从来都是这个样子,没有一点生疏感。  
 
 
再见上师之——清净的泪水
    平素泪水已经很少。尽管少年时曾如黛玉般多愁善感,又时常为赋新词强说愁,泪水自然是少不了的友伴。进入菩提学会后,沐浴着佛法的春风,每日法喜充满,烦恼变得很少,更鲜有哀愁的事情,泪水自然鲜见。可这次行程中,泪水却一直相伴。
    平日不敢给上师打电话,不敢打扰上师。虽然知道在上师心中,每个弟子都如独子一般,但见到上师之前,心中依然有隐隐的担忧,很怕自己见到上师心中感到生疏。见到上师的那一刻,上师看到我亲切地说:北京的扎西卓玛。上师是如此亲切,哪里有丝毫的阻碍和隔阂?我给上师顶礼的那一刹那,泪水一下子涌入眼眶。
    第二天,我们和上师一起去看学院的孩子——出家的小师父们,给他们发衣服、文具、雨伞等等。之后一起来到学院,上师主持了一场法会。我们几位居士坐在中间,听着僧人们朗朗动听的念经声,感觉,仿佛我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,我的泪水无法抑制地流了很久很久——感觉那是我记忆中哭得时间最长的一次。
    晚上有师兄皈依上师。一起跟着上师念皈依的时候,我的泪水又禁不住流淌。和师兄在上师面前发愿,我依然不断地哽咽。
    第三天,另外的师兄皈依,仍然如故,无法抑制,泪水流溢。
    第四天,跟随上师来到学院。到了解脱门的时候,我默默发愿,泪水又一次流溢。
    第五天,慈悲的上师约了几位出家弟子和我们见面。过程之中,细细思维,不禁泪流满面。
 
 
再见上师——一言一行中的上师
    在上师身边,我的心变得寂静、调柔很多,烦恼在上师的加持下不断得到调伏,连梦里修忍辱的程度都令我自己惊讶。
    上师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慈爱,没有亲疏之分。比如对未皈依的人、新弟子、老弟子,上师都是无别对待,送给大家的加持品等等,也没有丝毫差别。上师对众生无偏的慈悲,令我对自己时时处处的分别和不平等而倍感惭愧。
    上师精心护持每位弟子的心。有一次在学院里,新老出家在家弟子,群集一处和上师一起吃饭。我们这些闻思了一段时间的人,聊得兴味盎然。中间,上师非常慈爱地问一位刚刚皈依、还未闻思佛法的师兄说:“今天怎么不说话啊?” (我紧邻师兄而坐,却丝毫未曾注意到,平日活泼的她竟然未说一句话。惭愧!)上师如慈父一样护持着每一个人的心,如阳光般温暖着每一个人的心。
    另外一次,很多老弟子和上师一起吃饭,而我是“新”弟子。多杰师兄对我予以特别照顾,和上师说,让我坐在上师身边。本来多帝爸爸、上师、多帝爸爸的小侍者依次坐在圆桌的一面,弟子们坐在另外一面。多杰师兄这样一讲,我只好坐到上师和小侍者之间,心里极不自在。后来我出去一下,回来后看到师兄之间还有空位,便赶紧坐下。没一会儿,上师便看见了,对我说“扎西卓玛,过来坐啊。”我只好又乖乖地坐回去。而此时之前的不自在竟不知所踪,坐在上师身边,只感觉上师慈父般的慈爱毫无间隙地流入我的心田,温暖、寂静、安详。
   
 
结文
    上师慈悲,如春日暖阳,温暖着每一个接触他的人;如春日细雨,滋润着每一颗在轮回中流浪的心。
    上师寂静,如十五的月光,无言却将无尽的光明和希望,植于每个人的内心,让每一颗躁动的心,体会到平和、喜悦和安详。
    上师庄严,再调皮、刚强的众生,在上师面前,也会变得安静、调柔、驯服。
……
虽然到目前为止,我没有福报在上师身边待过多久,但上师的加持每时每刻流注于我的相续。无论在何种境遇之中,因为上师与自己同在,所以安然、温暖、寂静、欢喜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-北京扎西卓玛  2015年恭献